当前位置:北京伯鑫平安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生活妻子的贤惠决定丈夫的能力,家庭的幸福
妻子的贤惠决定丈夫的能力,家庭的幸福
2022-09-09

 当你与你的朋友“感情深,一口闷”时,旁边伸来一直收扯住你的袖子,说“不能喝少喝!”当你与酒肉朋友称兄道弟时,一旁的递来一白眼“速成的交情不可靠!”

 当你纵情酒场大口喝酒时,旁边传来迷妹般的欢呼“好厉害哎~”当你挥金如土结交四方时,她从不干涉。

 当这两种女子摆你面前时,你选哪个为妻?这不废话吗,当然选第二种,但脑中有个理智的家伙蹦出来说“第一个好!”这时,大多数男性是不是会流露出淫荡的眼神说“两个都想要!”把你的哈喇子擦干净,顺便洗把脸,清醒下吧!法律不允许。

 有没有能享有这两种女人的有福的男人呢?回答是肯定的,当然在外养小三的人渣除外,那就是东坡肉的发明人苏轼!

 红烧肉的第一个妻子王弗,平实精明,她陪红烧肉在凤翔当判官的时候,就常提醒这个刚离开老爸管束的野马要自我约束,不能太过放纵。还时常观察红烧肉的朋友,告诉这块无防人之心的红烧肉要善识人交友。

 王弗死后两年,红烧肉把王弗的堂妹闺之续为妻,这小丫头小红烧肉十岁左右,从小就被红烧肉的才华倾倒,如迷妹般顺从红烧肉,自然不会像王弗一样管束他,只是规规矩矩与他相伴,做到了无论贫穷富有一如既往的相知相随。

 苏轼的两任老婆总的说来都是对他极好,王弗陪伴东坡时,虽东坡没能在官场如何发迹,但至少把这个愣头青保护的很好。

 后任闺之陪伴时,虽然东坡宦海沉浮,但也不见得是闺之的不是,至少红烧肉那时天性才华得到空前释放,而且小丫头一直与他患难与共。

 那么苏轼会不会讨厌王弗更爱闺之?从红烧肉在王弗亡故十年写的两首凄艳小词看,王弗在其心中也是极为重要的。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不知道如果王弗没有早亡,苏轼会不会在官场混得风生水起,同样如果没有闺之,苏轼还能不能成为名垂千古的才子。这都无从知晓,但能肯定的是,一个妻子对丈夫的影响是肯定的。

 我有个兄长,年轻时与妻子两地分居,非常有才能,但在单位不是很得志。酒量不行却也爱与人把酒言欢。后来妻子来到他身边,他恃才放旷的性格有所收敛,与人接触更多了几分章法,酒是难得喝了,事业也蒸蒸日上了。后来,他妻子凭借自己能力白手起家做了家公司,他们家的经济从原本借钱给孩子买钢琴变成一年出国玩几趟是没问题的,然后他也从新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工作,几乎不外出应酬,只有我们几个老友相遇时才开怀畅饮。

 所以再回到最开始的问题,当这两种女子摆你面前时,你选哪个为妻?也许你还会坚持自己的看法,但这些事情也决定着你的思维,不是吗?